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首页 >> 职工文苑
走了,流年
作者:刘龙忠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0-11-23        点击率:119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走了就走了,我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,留着自己的泪……

——戏子

席慕容的文笔很美。有一种忧郁会浓烈的绽放。读她的文字时,总会想到一个词:游戏人间。这是一种很颓废的状态,不是我所愿。于是我便尝试着为自己解脱。

其实,流泪是一种享受,一种美,一种凄清的享受,凄艳的美。

那摇曳着的风铃,串出了诗一般的流年。我握住我旖旎的年华,希望来生,它可以开出馥郁的芬芳,芬芳满枝芽。

我守着它,看它不停的变换着,变换着别人的城楼,他人的家。那飘扬在风中的誓言,怎么一步步走向了虚假,那滋养大地的春雨,怎么一次次熄灭了繁华,那晶莹沉重的泪水,怎么一滴滴侵尽了心涯。

我闭上酸涩的眼,渴望谁来领我走出阴霾。是的,最初的最初,谁都爱惜自己,只是当自己身处迷茫,却没有一只手来牵引时,便学会了放纵自己,不再爱自己。他们说不是不爱,而是爱不起。可是,我渴望,告诉自己;再苦,再累,只要尽力,便无悔。

他们,走了就走了,别人的故事,你流下的只是自己的泪。冲走了流言,开出花一般的流年。

 

你哭的时候,早已藏好了别人的泪……

——阮籍

一个不只是为自己哭泣的人,他的泪已然不是能简单的称之为泪滴。滴落的时候,震响千万眠者。看着他们一双双迷茫的眼,都不知是谁灼伤了谁。阮籍是那种不把眼泪当泪的人,泪于他,可能是宣泄,是凄楚,是悲苦,是一切他心里能装得了、容得下的情感。但绝不是哀婉。你看尽了一切离事,离人,离泪,离家,离国,却不会感到哀婉。兴许哀是有的,那惋是断然不可能有的。

倒也是,你哭的时候。你已藏好了别人的泪滴,多么凄楚,你哭出的是梦,你把它延长,直至家乡,你看着别人灰暗的双眼。世事变迁,那黯然是哭不出什么的。于是你又流泪了。这一次,很是伤感,很是愤慨。

所以,你看,流尽了别人的泪,你还藏着,掩着。

可我知道,那,是你自己的泪。你总是,藏着别人的泪,知道他们都走了。

可是,他们走了就走了,你仍然再流泪的同时,藏着别人的泪。藏着的那份叫漠然,流下的是美好。

在月光的注视下,我将手蜷缩为杯,任月光溶溶,静静流淌,流过了你走失的那个世纪,遗失的流年。

走了。流年_副本.jpg